行书的沿革-南朝行书

  南朝宋、齐、梁、陈,一脉相承东晋书风。宋文帝刘裕、梁武帝萧衍都喜欢书法,并尊崇“二王”。特别到宋、齐之时,子敬书盛行,书名盖过钟繇、王羲之。南朝的书风是东晋书风的延续。但南朝诸家留下真迹极少,大多是刻帖本,主要收集在《淳化阁帖》等丛帖中。羊欣的行书

  羊欣(公元370~442年),南朝宋书法家,字敬元,官至中散大夫、义兴太守,亲得献之师授,时有“买王得羊,不失所望”之谚,可见两人书风很接近。其书未跳出子敬书之范畴,有“婢作夫人”之诮。《淳化阁帖》卷二有《暮春帖》一件(图53)。

  《暮春帖》,刻帖本,七行六十九字。

  帖云:

  三月六日欣顿首。暮春感摧,切割不能自胜,当奈何奈何。得去六日告,深慰,足下复何如,脚中日胜也。吾日弊难复,令自顾忧叹,情想转积,执笔增惋,足下保爱,生欲何言。羊欣顿首。

  此帖结体紧密,杂有楷行、行草结体,也有少数草体杂进去,形成一种形体上丰富变化的组合。有时还显得过于生硬,运笔时点画笔笔到家,使转也甚为流畅。然而线条纤弱,缺少子敬那种豪爽气势,如同小家碧玉,虽然雅致,却是小巧,与“婢作夫人”的评论很一致。习者若能吸取其文雅之气,也能改变自己粗俗之弊。

  王僧虔的行书

  王僧虔(公元426~485年),南朝齐书法家,官至侍中。时宋武帝刘裕擅书名,僧虔不敢露其能,常用拙笔写字。僧虔还善书论,有《论书》二篇、《笔意赞》一篇,颇有见解。窦《述书赋》称其书法云: “僧虔则密致丰富,得能失刚。鼓怒骏爽,阻圆任强。然而神高气全,耿介锋芒。发卷伸纸,满目辉光。才行兼而双绝,名实副而特彰。如运筹决胜,威震殊方。”《淳化阁帖》中留有《刘伯宠帖》、《谢宪帖》,《万岁通天帖》中有《王琰帖》传世。

  《王琰帖》,纸本墨书,四行三十三字,无具名,唐摹本(图54)。

  帖云:

  太子舍人王琰,牒在职三载,家贫,仰希江郢所统小郡。谨牒。

  七月廿四日,臣王僧虔启。

  此帖是唐双钩摹本,透过摹本可以看出原帖的用笔、结体很精彩。用笔能墨濡笔肚,铺毫而进,重按轻运,藏锋露锋,笔笔饱满,粗细线条都能浑厚劲挺。结体横拓,洒脱豪迈。

  王慈、王志的行书王慈,僧虔子,字伯宝,官至东海太守、侍中。慈与堂弟王俭一起,从小即研究书法。慈弟王志小慈九岁,字次道,专长草隶,似比其兄更有才华。窦《述书赋》称他们兄弟云:“伯宝、次道,并资义训。兄则杂而外兼,禀家君于己分。弟则纤薄无滞,过庭益俊,并能宽闲墨妙,逸速毫奋”。他们书法都受家法之传,但各有超越。王慈笔势雄强,纵横奇姿。王志则专长隶草,纤劲豪放,异态奇形。王慈有墨迹《桂阳帖》、《尊体帖》,王志有《雨气帖》传世。

  王慈《桂阳帖》,纸本,唐代双钩摹本,五行三十字(图55)。

  帖云:

  也郭桂阳己主将甲,大精。唯王临庆军,高小不称耳,以痛告公军耶,秋冬不复。此帖是传世唐摹本,钩线尚隐约可见,墨色浓淡枯润,都能自如。帖的内容不全,可能唐摹时即失落部分。《桂阳帖》的书法,结体纵横奇肆,用笔狂放不羁,任意使转而不出法度,藏锋露锋,方笔圆笔,自然结合。按则铺毫奋进,浑厚而不失姿致;提则纤劲有力,如火筋划灰,气势豪迈。王志《雨气帖》,唐摹本,六行卅七字(图56)。

  帖云:

  一日无申,只有正东雨气方昏,卿告深慰。吾夜来患喉痛,情一何强,晚尝故造迟,叙谈惟反,乃月。

  《雨气帖》和《桂阳帖》似同时双钩临摹,纸质较光滑,墨浮纸面,结体奇肆,运笔峻逸,粗细悬殊,章法错落,笔画肆意,入笔方挺,转折出锋,敢按敢提,按时入笔深而笔画厚重,提时利用笔锋使转,线条遒劲,弹性极强。笔势雄强险劲,布白疏落,有异于一般行距布局。他比王慈行书结体严谨,故奇肆中而有法度。

同乐城登录